不拆逆 读书去了 随缘写无聊东西
干完这票回老家

碎碎念一个写不成的脑洞

其实一开始写溺于爱河那篇的时候脑的是另外一个故事,六十年代的芽詹,画家芽和踢踏舞蹈演员詹。穷还是一样穷,而且可能会更穷……

两个人一起租一间公寓,环境不太好,但好在房子空间还算大,卧室里除了一张床,就是史蒂夫的画具,乱七八糟的摆得满房间都是。巴基和史蒂夫租房子的时候没钱置办太多东西,家具大多是房东留下来的,巴基嫌卧室墙壁光秃秃的难看,东西又少显得太空,就把史蒂夫的画贴了满满一房间。没事儿的时候他就躺在床上看画,史蒂夫看他总是要歪着脖子看画太累,就画了一张两个人在一起的像,贴在低矮的天花板上。

“这样你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们了。”史蒂夫说。巴基咧嘴一笑,从床上站起来,往画上的人脸上画胡子;然后他说:“你看这样,就像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到老。”于是史蒂夫又画了一张老年版的巴基和自己,把它贴到那张原本的画旁边,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,对着那两张画傻笑。

日子对他们来说并不太好过。史蒂夫白天出门去给游人画像挣钱,偶尔他能接到几份报酬高点的商业画稿,就在家里优先把画稿完成。巴基的舞团薪资不高,他每天要练习到傍晚,要是在演出期间,他得更晚回家,但他能拿到更高的工资。工作都累,但谁回家之后都不会抱怨一句;白天的时间他们要赚钱,但夜晚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。他们会用尽一切时间拥抱,亲吻,感受对方的碰触,哪怕就只是互相依偎着窝在沙发上手拉着手,一整天的劳累疲倦在这一刻仿佛都会消失。

巴基第一次拿到大额演出报酬的那天,史蒂夫刚刚完成了一份杂志社的约稿。他们第一次手里有钱就很快被花出去了,巴基拿这些钱买了史蒂夫必需的药,又用剩下的几十元买了一个收音机。从此他们的生活里就有了音乐。巴基说你平时一个人在家画画多没意思啊,把收音机打开听歌吧;你要是多听听,说不定还能培养一下乐感,到时候跟我学跳舞不就更容易啦?于是史蒂夫就打开收音机,边听歌边画画。巴基总会在这时候坐在他们的床上,一边用药膏揉淤青的腿一边哼歌;史蒂夫画累了,他就把史蒂夫拉起来,拉到客厅中间去。电台总在晚上十点放“午夜华尔兹”,他们就着华尔兹乐起舞,巴基耐心地教史蒂夫舞步,“看吧先迈左腿再搂我腰”。史蒂夫说我不会啊,巴基就把他抱起来,搂着他腾空转上一圈,再放脸色煞白的史蒂夫下来,大笑着牵起他的手重新教。

最后史蒂夫好歹是把舞步记住了。不仅如此,他还学了男步和女步两种跳法,每晚他跟巴基跳舞都会越来越熟练;到最后他们已经能完整不出错地跳完一整支舞,跳上半支他们就交换男女步。巴基尤其喜欢这种跳法,每次轮到他跳男步的时候他都会偷亲史蒂夫的脸,有时亲得过火了这支舞就不得不终结,收音机仍然开着,他们却早就滚上了床。巴基在音乐里会叫得更大胆,史蒂夫发现了这个,于是每次在他们上床之前,他都会拧大收音机的音量,听巴基在乐声里或愉悦或渴求地叫他“史蒂薇”。
 
  
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很无趣但我自己很喜欢的脑洞……其实后面还有但我写不出惹,大概就是史蒂夫跟巴基学会了跳舞之后两个小年轻每晚出去浪,去广场,去酒吧,去公园,哪儿有音乐他们就去哪儿,巴基在人群里跳舞,史蒂夫在一旁偷偷画他的速写。手里一有钱俩人就迅速把它们花光了,一是因为要置办需要的东西,二是他们还是年轻,总觉得困难都是能熬过去的,日子已经这么苦了,为什么不让自己快乐一点呢?

其实我真的哎很喜欢这个……但我自己本身笔力就不够,写是肯定写不好的,而且这么一看要是扩展成文也称不上是什么值得看的东西,就当个脑洞在这儿存着吧🤔写溺于爱河的时候发现了这个,就换了一下巴基的角色,写成了画家和旅行者,然鹅其实我脑溺于爱河的时候远比现在的成文要丰满得多,写出来的时候出于某些需要删了很多我很喜欢的片段,刚写的时候我还觉得这可能会是我最喜欢的故事,结果写出来之后它反而变成我最不喜欢的了(跪)因为我实在是没把它写好,那个结局非常让人不满意……还有一个遗憾就是没有表现出芽詹的穷,一开始脑那个纸玫瑰的梗我是特别想突出芽的穷浪漫的,结果……就……没有很穷的感觉哎(……?)所以笔力不够果然不能写这些东西……

所以等还完债我可能会把它重新修改一遍叭🙊这回绝不能再删那几个情节了,有没有人看没关系但改是一定要改的,不改我就是狗!

啊bb了一大堆好爽,这个就在这儿存着了,还债去……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33 )

© Splendid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