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拆逆 读书去了 随缘写无聊东西
干完这票回老家

【盾冬】Reply me(三)

美国队长和他的中士从小到大的书信集。

※本篇芽詹 ooc预警,私设成堆预警,醋桶芽上线预警

第一封:史蒂夫给巴基的信

第二封:巴基给史蒂夫的回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亲爱的巴基:

在军营过得顺利吗?

我在家待得还不错。前几天史宾格先生带我们的绘画组去了本森赫,我们在那儿的海滩上待了一天,用来观察行人和写生。我一直坐在上次你跟我一起堆沙堡的那个位置上,画对面的海;但下午三点多突然开始下雨了,最后我还没来得及画完,就不得不收拾东西回家。

你不在的这几周里发生了不少事。鲍恩交了新的女朋友,就是上回向你告白的那个露娜,被你拒绝之后她好像就改喜欢鲍恩了;我尝试了踢足球,但是对我来说连传球都很难,而且以我的体力,根本撑不了半场。班尼迪和我打了赌,说要是我能和他踢赢一场,他以后就绝不再来找我们麻烦——然后,当然,我答应了。现在我每天都在练习,效果还不错:从刚放暑假那会儿我就开始练了,现在我能把一个空易拉罐从地上踢起来,踢到对面的垃圾桶边上去。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吧!以前我可是连球都踢不着呢。

另外,就前几天,我把那张画着你的美术作业交上去了,就是趁你睡觉的时候画的那张。你不是挺讨厌它的吗,但你猜怎么着?——那张作业史宾格先生给了我A+。我本来以为他评完作业会把画还给我,但他转手就把画贴到我们班的墙上,说要把画留在这儿做展示了;于是我又在下课后去他办公室找他说了好久,才把那张画要了回来。现在它贴在我的床头,和你在草地上的那张速写一起——你不在这几天,我就只能看着它想你了。

还有挺多事儿的,等你回来之后我慢慢和你说。——你什么时候回来?你走之前也不告诉我你要提前离开,我去你家找你的时候都没见着人。按你之前跟我说的,你最多在军营待上一个月,可现在已经一个月零六天了;我妈说如果没必要,就别写信催你,可要是你下个月还不回来,我们就赶不上看《琼斯皇帝》了。你不是还挺想看那部的吗?你说要赶首映场,可现在离它上映只剩下十多天了——你还是没消息!等收到这封信之后你给我回个信吧。如果你能在首映之前回来,我就提前去抢票,如果回不来,就只能等你回来再一起去看了。

我的事到这儿就差不多说完了。现在该问你了:军营到底怎么样啊?我想那儿一定很不错。这回我是因为发烧了才没去成,但等明年暑假,我想我肯定能跟你和巴恩斯先生一起去的。

你在那儿都做些什么?他们教你练拳吗?他们让你打枪吗?那儿的人都像巴恩斯先生说的那样,都是大块头的兵吗?要真是那样,你到那儿会不会挨欺负?虽然你个子也挺高的,但你跟别人一比就有点瘦,如果你和他们练拳,他们是不是能一脚踢飞你?看到这儿先别笑,我说正经的:军人的脚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,巴恩斯先生上回这么告诉我来着。你要是和他们一起练上一个月,是不是也能学会点脚法和拳法来?

老天,我真想去——真的好想和你一块儿去!就算没法跟你们一起训练,在那儿看一看也行。可为什么巴恩斯先生不带我去?就因为我太瘦吗?(我没有埋怨巴恩斯先生的意思,可是你知道,我已经很努力在吃饭了,但我三年了都没能长高一英寸。可这能怪我吗?)

行,要说是因为瘦和多病,这我承认,但这也不是我愿意的。我倒也想和你一样,长成班里最高的男孩,也想下课后和你一起去踢足球,可我该死的就是跑不快也长不高——这到底是哪儿出了错?我宁愿像班尼迪一样,踢足球摔倒把腿铲断(这事是在上上周发生的,你没看见那个场景真可惜),也不愿意一个人坐在那讨厌的草坪上,干看着你们踢球。

总生病?我倒也不愿意总生病,可是谁肯听我的啊?我的骨头和内脏就跟不是我的一样,要是我想让它们和我一起运动一下或者干点儿别的什么,它们就要抗议;要是我还想继续练下去,它们就要罢工,有的还要直接起义来反对我。我算是拿它们没辙了。

这叫什么事啊?说真的,就不能——就不能有一种药,能让人吃了之后就能变高变壮吗?要是真的有,无论搭上什么我也得把它弄来,这样我就能和你一起走在街上,不被人指着说“看那个小个子,他凭什么和巴恩斯待在一起,他有什么资格?”这种话了。那真的——挺讨厌的。就好像谁都觉得我配不上你一样。

不过我不会被这些困扰的。你猜怎么着?你走之后,我除了练球之外,还每天早上都起早去大桥晨跑,每天跑上一个来回——头几天我连一半的路程都撑不下来,就不得不停下来喘气,但现在,我已经能坚持跑下来一个来回,也不会感觉特别累了。又是一个挺大的进步吧,我觉得。这样你以后就不能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,而是得带着我一起去跑步了!

我知道你肯定会替我高兴。我也高兴。可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这个暑假没有你在就很没意思,我除了去上绘画课之外,就只能在家里待着,什么事也做不成。就——你知道吧,那种感觉?一个人待在家里可真难熬。最近在流行肺炎,我妈被调去了肺炎病区,她说怕把病菌带回来,就每天在医院里吃住,也不让我去医院找她。我就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画点画什么的,平时就去楼下踢球——真的,无聊透了。要是我能跟你一起去军营就好了。

现在说回你不打招呼就离开的事:最近我只去过你家一次,就在你走的后两天,我妈做了点苹果派和肉饼,让我给你送去。我到你家之后是瑞贝卡开的门,等到了那会儿我才知道你早就走了,连去我家告诉我一声都没有。怎么,巴基,你为什么连通知我一声都不肯啊?你是怕我非要跟过去吗?

告诉你:我才不会那么干呢。我当时很生气,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不想让我在你走之前最后见你一面,或者是怕我非要跟你走什么的。但接着瑞贝卡就告诉我你给我留了几封信,我就去你房间把信拿走了。

回家之后我又生了一会儿气——行,随便你怎么笑吧,但这事儿本身就是你的不对!我是真的想在你走之前跟你说几句话。詹姆斯·巴恩斯,你这混蛋,你该为此反省。(不过现在我已经原谅你了。)然后,接着,等我觉得没那么生气了,我就按你在信封上标的阅读顺序,把那几封信拆开看了一遍。

看完我就彻底不生气了。毕竟你说了“amour”——然后——好,当时我看完之后,我就再也没想起过生你的气这回事了。前几天我待着没事做的时候,就又把它们拿出来抄了一遍。在这封信里我就先不写回信了,回信的内容不太好让信件检查员看见——等你回来之后吧,到时候我去你家,到你房间了我再慢慢和你说。

现在我就等你的消息了。今天就到这吧!现在有点晚了,白天我们的绘画组去公园坐了一整天,我到了六点才到家,吃完饭就开始画作业,一直画到八点才决定给你写信。希望送信的速度能快点吧!要是能在一周内送到,我估计还能收到你的回信,要是慢的话,可能信就会跟你错过了——说不定就在我写信的这会儿,你就已经在收拾东西,准备回来了呢。

你看不看到这封信都没什么关系,毕竟这封信也没什么意义,就是我拿来催你用的。顺便,要是你看到这封信了的时候还在军营的话,你帮我问问他们——军营收兵的标准是什么。我在家还会接着锻炼的。

噢,对了:我才想起来一件事。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隔壁班的薇拉每周都来找我一次,每回来时都拿着一封信,让我把信转交给你;不过这几周我忙着做史宾格先生留的泥塑作业,一直没时间干别的事,把寄信的事儿给忘了。本来想上周找时间给你寄过去,但上周我又不想寄,就一直没去——这回我把这封信和她那几封一起寄给你,你到时候一块儿收吧。

顺便一提,薇拉说你答应了她下周带她去本森赫玩。我告诉她下周你可能回不来,而且你回来之后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,但她不信;她坚持说你保证过暑假的最后一周都是留给她的,而且你还要带她去“约会”。

这是真的吗?我还以为你暑假的最后一周都是留给我的,毕竟你刚放暑假就走了,连走时都没来得及跟我说;而且,你答应过我,要“随时和我在一起”,因为你“没法离开我”。我还以为那是真话呢。

噢,还有,五月份的时候你好像说过,要在暑假和我一起去康尼岛“约会”。这可怎么办啊,巴基?难道你要把你整个人撕成两半,一半归我,一半陪薇拉吗?

真希望你别把自己撕成两半,毕竟我还不想等你那么久,回来之后只看到半个巴基坐在我床上。那还挺恐怖的,是不是?但愿你能找到一个好点的解决方案吧,反正我是不会让步了。

等你回来再把解决方法告诉我吧!现在我得睡觉了。明天我再去寄信,希望家里还有足够多的邮票,能让我把薇拉的信给你一块儿寄过去。

晚安!在军营做个好梦。回信时记得把回来的时间告诉我,到时候我再看情况买票。

P.S:我没拆薇拉的信看,不过我猜里面的内容应该跟你给我写的那几封信差不多。回信的时候记得附上给薇拉的回信,到时我会把信给她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史蒂夫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1933年8月17日  在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83 )

© Splendid! | Powered by LOFTER